政讯通中心

欢迎加入 土地通讯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违规征地 > 正文

曲阳高速公路征地现乱象

发布时间:2017-04-11 来源: 作者: 浏览量:0

  本来是修建造福山区百姓的致富路,却在筹建过程中出现了种种乱象。

  说起这件事,家住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的杨成涛止不住哀叹。2002年起,他在该县东旺乡李东旺村承包了50亩果园地种植果树,承包期30年。2016年,曲港高速公路项目曲阳段从该村经过,规划占用其中16亩多果园用地。然而,在等待占用土地上果树补偿时,杨成涛却被告知不予补偿,最终果树被全部强行铲除。

  被强行铲除树木的不止杨成涛一家。在近期筹建的曲港高速和涞曲高速两个项目中,由于补偿标准、补偿结果、强行铲除标准不尽相同,引发了村民不少质疑。近日,曲阳多家农户向《法制日报》记者反映,当地政府部门在项目筹建和处理违规抢种过程中,缺乏统一明确的标准和科学依法的管理,致使惠民项目出现混乱。

  不赔理由前后矛盾

  2016年8月,杨成涛16亩多的果园被强行铲除。“之前一直不知道这片地要修高速被征用,也从来没人通知我怎么处理。”杨成涛告诉记者,果树被铲除后,他找到东旺乡政府询问,乡政府出示了一份曲阳县曲港高速公路建设协调指挥部办公室发出的《限期拆除(迁移)通知书》。

  该份通知书发出时间为2016年5月7日,表示“经查,你在曲港高速公路占地界内栽种的树木(建设的建筑物),经确认为‘三抢’(抢栽、抢建、抢种)违法行为”,责令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3日内即2016年5月9日24时前自行拆除(迁移)”,否则将进行强制拆除。然而,该份通知书并没有注明通知接收方,也没有明确具体涉及土地地块。

  “我之前根本没有收到这份通知书,我果园里的树也不是抢栽抢种的。”杨成涛说,涉事地块里为2015年2月之前栽种的枣树,而此前的通知为2015年6月3日后才为“三抢”,当地农民到2015年8月才知道要征用土地。按照一份《曲港高速公路曲阳县附着物非正常情况表》的记录,他被强行铲除的果树价值共计4231600元。

  为了讨要补偿,杨成涛找到了负责征地工作的曲阳县交通局,表示自己的果树并非抢栽。该局一位副局长答复称:“只要是枣树和丁香树就不予赔偿,不管什么时候栽种的都不赔。”这答复让杨成涛摸不着头脑。

  记者在曲阳县走访过程中,东旺乡等地多个村的村民均表示,从交通局等政府部门得到过“枣树和丁香树不予赔偿”的答复。记者查阅一份曲阳县政府办公室2015年9月印发的《曲港高速公路曲阳段征地拆迁补偿标准》,其中的确没有明确枣树的赔偿标准。

  对此,曲阳县交通局表示,2015年10月登统的“地表附着物调查表”显示,杨成涛的地面附着物为10cm≤胸径<15cm枣树桩10579棵,《曲港高速公路曲阳段“三抢”行为确认书》明确杨成涛在占地界内“栽种的枣木”属“三抢”违法行为,确认书下发时间为2016年5月25日。

  当记者问到具体栽种时间时,曲阳县交通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不予赔偿的原因其实是“属于木桩不是树木”,依据的是河北省高速公路曲港临时筹建处“各类木桩不予补偿”的规定。“确认书中的‘枣木’就是‘木桩’的意思,不会说是枣树就不予赔偿,应该是将枣木错听成枣树了。”工作人员李坡说。

  “木桩是死的,肯定不能赔;我的枣树是活的,上头有枝有叶的,为什么确认为‘木桩’呢?”杨成涛对此不予认可。

  “三抢”行为认定存疑

  同样为赔不赔苦恼的还有曲阳县东旺乡程东旺村的程仕永,他是曲阳县龙华苗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参社农户,该合作社21亩多7000多棵桃树也遭到强行铲除。这些树木所在地为另一高速项目涞曲高速公路占地界。

  下转第五版

  上接第一版

  2016年10月12日,龙华苗木合作社多名参社农户收到了曲阳县高速公路建设协调指挥部下达的《限期迁移通知书》,表示其在涞曲高速占地界内的树木属于“三抢”行为,限期自行迁移。同年11月17日,涉事树木被强行推毁。

  按照曲阳县相关规定,2015年12月1日后新增加的为“三抢”行为,不予赔偿。程仕永表示,该合作社被推毁的树木栽种于2012年至2015年,最晚为2015年秋,当时苗木花卉市场行情好,他们栽种了用于绿化的碧桃等树木。

  “勘测的给了钱,我们才让他们在地里打桩。”2016年4月,程仕永和村民发现有人在其果园内进行勘测,得知为设计单位进行高速公路测绘工作,高速公路有可能经过其承包地。而时至强行推毁树木之日,他也没有看到具体的征地公告。

  接到《限期迁移通知书》后,程仕永等人向曲阳县政府提请行政复议,表示其种植行为均发生在涞曲高速公路建设初步勘察前,不是“三抢”行为,申请依法撤销该通知书。但该行政复议未得到受理。

  一些村民在自家责任田里栽种苗木,同样也遭受到了推毁,且被占土地也没有得到补偿。仅在曲阳县东旺乡李东旺村,向记者反映这一情况的就有十多户。“我在3亩的自家责任田里种树好几年,树木和地被推平了这么久,到现在啥也没赔。”李东旺村村民李爱军说。

  “附着物的补偿由交通局到个人,土地补偿款由局里到乡里,具体给谁没给谁不清楚。”曲阳县交通局党委委员冯志鹏表示,2016年7月,曲阳县开始涞曲高速项目征地工作,并对栽种情况进行统计,但此前村民已经知道了高速公路走向,2015年起沿线陆续发生抢种行为,有乡镇给县里打过报告。由于李东旺村是曲涞高速曲阳段的终点,所以“三抢”行为最为严重。

  关于征地公告的明确张贴时间、相关司法公证的意见等,记者在曲阳县交通局没有得到。

  “一刀切”方法有失公允

  2016年9月,在曲阳县副县长杨亚勋的主持下,由交通局等单位负责人、相关乡镇负责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涉及村的村干部等参加,对沿线“三抢”行为认定进行讨论。

  会议确定了六个特征:在涞曲高速设计单位实地勘测之后栽种,种植密度严重超出科学范围,栽种范围与征地线高度吻合,种植方式不符合常理,种苗选择不适宜栽种地生长环境、简易插栽,栽种地杂草丛生没有维护管理。会议最终认定,只要具有上述任意一条特征的,均认定为“三抢”行为,一律不予赔偿。

  “果园每亩100棵左右就算密的,苹果、梨每亩只有三四十棵。”冯志鹏直言,具体什么时候种的无法认定,单纯靠时间判断是否为“三抢”有难度,因此出台了相关标准,只能根据常理判断。

  “我们种的碧桃、白蜡、法桐等绿化树和苹果等果树在种植方式、密度等方面差别很大,具体管理也和农民自己的种植习惯、勤劳程度相关,怎么能用笼统的标准进行判断?”程仕永说。

  更令当地农民不满的是补偿标准、补偿结果在具体落实时不尽相同。据李东旺村村民反映,该村有农户种植桃树与曲港高速划线很一致,但获赔逾千万元;有农户种植丁香,一开始不予赔偿,后来又领到了钱;有农户属于相邻村庄同样地块,但得到的补偿却有很大差异。

  “高速公路项目提前泄露,的确有不少农民在占地界内抢栽抢种,但‘一刀切’的办法肯定也损害了一些农民的利益”,曲阳县交通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说,“不少农民的责任田就三四分,都被划在占地界里,直接以‘三抢’论处确实难服人心”。

  “逐渐复杂的社情考验着政府部门的智慧,对于重点项目的落实要依法行政、科学处理,而非简单的‘快刀斩乱麻’。”一位不愿具名的行政法学教授指出,我国的土地管理法及相关部委的规章意见都对征地补偿安置有明确的程序和实体要求,有关政府部门对抢栽抢种行为迟迟没有处理、事后却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解决矛盾,不仅是干部不担当的表现,也是行政行为缺乏法治素养和法治思维的体现。